NEWS
CENTER
ofo管理員把人打成重傷 不是因為火氣大
上傳時間:【2017-08-28

導讀

近日,因ofo公司“車輛編號尾號是單號不得駛出部分高校”的規定引發了一起刑事案件。正常騎行的用戶王先生騎ofo單車進入校園,但在騎出學校時被ofo管理員程某某阻擋,雙方發生爭執,后王先生被程某某打成骨折。北京晨報記者8月23日獲悉,因涉嫌故意傷害罪,海淀檢察院對程某某提起公訴。

 

    事件經過

2017年3月,王先生及其妻子解鎖了兩輛單號小黃車,在行至校園西門準備駛出校園時被程某某攔下,雙方發生了言語爭執。在廝打過程中,程某某將王先生摔倒在地,致王先生左肱骨近端粉碎性骨折,頭部、左肩多處軟組織傷,經司法鑒定為輕傷一級。

 

  錯在哪里?

無論如何,程某某打人,并且致人受傷,就是不對。他現在也的確受到了沖動的懲罰。

但是,坦率地講,這起事件的起因卻是因為程某某的“盡忠職守”,這無疑也是很諷刺的了。而程某某遵從的正是ofo的這一條 ——“車輛編號尾號是單號不得駛出部分高校”規定。

據悉,這條規定的確存在。這一規定的出臺主要為了確保合作高校內ofo共享單車的保有量,進而也迎合了ofo起步于高校、便利師生的初衷。

然而,該規定的具體內容、信息出處及發布渠道等關鍵信息卻均無處獲悉,從而引發了系列問題。例如這一規定是否經過嚴格論證,由校外駛入卻不讓駛出是否侵犯到騎行人的合法權益?社會公眾何以知曉該規定,ofo公司有無通過公開渠道告知每一位用戶?騎車被攔后是否有相應的權利救濟?

如果僅僅把此事定性為普通的斗毆,那事件則到法院出判決為止,而且現在也沒有什么討論的必要。程某某自以是在履行職責,挽留受害人也是為了要把此事負責到底,那么——這件事就染上了一抹老實人做工作卻不懂得方式方法的悲壯味道。除了追究執行規定者的責任,我們是不是也要看到發布規定者在這件事犯下的模糊、不透明等責任的。

如果發布的規定都不能通過公開渠道而出,諸如此類的社會矛盾將難以平息。



作者丨俞宙

排版丨鄭衛紅


在線
咨詢
金通
掃描二維碼
關注金通行
官方
微信
掃描二維碼
關注官方微信
叮嗒
出行
掃描二維碼
關注官方微信
叮嗒
官網
中国最牛的彩票大奖高手 寻甸| 托克逊县| 南漳县| 邵东县| 津南区| 瑞安市| 海阳市| 盈江县| 大化| 康马县| 资溪县| 玉田县| 宜宾市| 屯昌县| 云浮市| 民乐县| 兴业县| 襄樊市| 甘德县| 左权县| 昌平区| 丰台区| 邻水| 东兰县| 柯坪县| 依安县| 含山县| 昭苏县| 乡城县| 卓资县| 桂林市| 吐鲁番市| 闸北区| 云龙县| 额敏县| 嘉峪关市| 钟山县| 塔河县|